第二百零九章 遇故人,乾元閣換寶

上一章返回目錄返回書架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放開那條白蛇第二百零九章 遇故人,乾元閣換寶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一柱香后,許宣從明光閣出來,又在差役的帶領下去拜見了提舉馮玉山,只見他將許宣身份令牌安置在銅鏡上,拿起一枚印璽運指一點,功勛立刻就少了一萬余點,令牌上的五等道士字樣也變成了一等道士。

  馮玉山看了下首許宣一眼,將令牌遞還給他,說道:“如今是多事之秋,景靈宮、萬壽觀先輩盡歿,太一宮百廢待興,朝廷不惜損耗氣運、龍氣,激勵我等修士斬妖除魔、護佑眾生,你如今已是一等道士,享正五品官位,切莫尸位素餐,枉費了朝廷一番苦心。”

  許宣點頭應是,馮玉山又道:“若是以往,需煉氣化神初期,修出嬰兒方能得享此位,你現在不過金丹三轉,雖得人道龍氣之助,修為必然一日千里,但力小而任重,更需小心謹慎,穩固境界才好。”

  許宣道:“多謝提舉大人,食君之祿,為君分憂,許宣必不敢忘朝廷恩德,亦不敢往提舉大人和太一宮的恩德。”

  辭別馮玉山,許宣來到乾元閣,只見這里人多了許多,各自拿了一本玉冊挑選丹藥、法寶。

  身旁差役道:“大人稍候,小的去為大人領取玉冊。”

  不多時,差役拿了一本玉冊遞給許宣,許宣接過玉冊問:“張廣兄弟說這里是李陽州,李提舉的地盤,我們不需要先去拜見他嗎?”

  差役道:“來乾元閣的大人頗多,李提舉哪里有這許多功夫一一接見,通常都是各自在玉冊中選好要兌換之物,再找乾元閣的輪值大人兌換就好。”

  許宣點頭,不再多問,在院中尋了處位置坐下,仔細查看玉冊中信息。

  “嚯!”

  剛凝神查看,許宣頓時一驚,玉冊中林林總總,不僅有丹藥、法寶的介紹、價格,還有畫影圖形,頗為詳盡,只是價格……

  筑基期所需的滌塵丹一枚就需5點功勛,納元丹更貴,需要6點功勛。

  再往下看,煉精化氣,孕養金丹時用來壯大真元的五龍丹,專補氣血,強健體魄的血元丹,調理經絡,孕養真元的行氣丹統統都要功勛10點。

  “有10點功勛,我用來兌換個五等道士不好么……”

  許宣心中暗道,這時才知道原來師父竟是個隱形富豪,自己修煉時,筑基、煉精化氣的這些丹藥可是一瓶一瓶任自己隨意服用,想不到在這里竟然那么貴。

  再往下看,終于看到了曾給燈兒服用過的乾元離隕丹。

  ……

  許宣一陣肉痛,一枚乾元離隕丹居然要五百萬點功勛!

  繼續瞧著,不僅丹藥貴得離譜,連法寶符箓也不便宜。

  一柄最差的下品法器,需要功勛十點,中品法器一千點,上品法器一萬點,極品法器十萬點。

  再看靈器,不僅種類不多,價格也是奇貴,連最下品靈器就要功勛一百萬點。

  看到這里許宣不禁有些后悔,有王不易在,他并不缺少丹藥,手中法寶也夠用,早知丹藥、法寶價格這般離譜,自己再攢一攢,換個從四品的掌宮內侍當當不好嗎?

  “許宣?”正肉痛時,忽然有人喊了自己一聲。

  從玉冊中退出心神,許宣轉頭一看,就見一個黃裙少女正站在自己旁邊。

  “曉瑾師姐?”

  來人不是別人,正是關子陽的兩個弟子之一的李曉瑾,自黃山分別后,兩人已經有一年沒見了。

  “想不到你也來臨安城了!”李曉瑾笑瞇瞇說道:“王師叔呢,他也來了嗎?”

  見到她,許宣心中也挺高興,答道:“師父在鳳儀客棧等我,曉瑾師姐在這有事?”

  李曉瑾道:“今天我在乾元閣輪值,你等等我,我去打個招呼就出來。”

  說著,不等許宣回話,一溜煙跑了進去,不多時又蹦蹦跳跳跑了出來,說道:“走吧,我帶你去逛逛臨安城!”

  一旁那個差役還想跟著,李曉瑾道:“你去忙你的吧,這是我師弟,我自己會領他出去的。”

  差役聞言,行了一禮,走了。

  許宣道:“師姐等等,我再看看有什么丹藥、法寶可以兌換,既然來了,總不能空手而歸吧。”

  “這里丹藥、法寶那么貴,你能換什么?”

  “確實挺貴,想不到連一枚納元丹都要6點功勛。”

  李曉瑾笑道:“怎么,后悔了?當初你送我和師姐的兩瓶納元丹、滌塵丹可有幾十枚,算算看也是千余點功勛呢。”

  “莫說千點功勛,就是價值萬點功勛,十萬、百萬功勛,只要我有,對兩位師姐又怎會吝嗇?”

  李曉瑾拍了拍許宣肩膀,點頭道:“算你識相,師姐我如今已經成就金丹,在臨安城會罩著你的!”

  許宣忙拱手道:“那就仰仗師姐了!”

  猶豫一番,許宣還是花費了七十萬點功勛,兌換了一枚真龍牙齒和一截真龍筋。

  他手里剛好有一瓶真龍血,再加上這兩樣東西,回去就可以給燕赤霞煉制飛劍了,想來有這些材料,煉制出來的飛劍品質應該不差。

  “師弟,想不到你竟然還是這般有錢,五十萬,花起來眼睛都不眨一下。”李曉晴奇道。

  “師姐莫要挖苦我了,來了乾元閣才曉得功勛不是功勛。”許宣苦著臉道。

  “不是功勛,那是什么?”

  “數字啊!”許宣苦笑道:“師姐你看,七十萬功勛都快夠晉升一個掌宮內侍了,居然就換了兩樣煉器材料,唉!”

  李曉瑾拉著他往宮外走去,笑道:“你不知道,官職這東西只是耗費一些龍氣,那都是朝廷的,天下能有多少修士?太一宮最高不過從三品官職,自然便宜許多,而這些丹藥、法器和材料卻是太一宮自己的,若是便宜了,哪里有這許多東西拿出來送人?功勛這東西,虛無縹緲,太一宮拿了有何用?還不是為了激勵大家斬妖除魔,提升修為?”

  許宣點點頭,表示明白,說道:“想不到師姐竟然結丹了,曉嫣師姐呢,也結丹了嗎?”

  李曉瑾道:“那是自然,上個月我就丹成三品,師姐丹成二品,被馮提舉封了個七等道士,如今每日在乾元閣輪值,一日就有2點功勛,等功勛夠了,我也去換個掌宮內侍當當。”

  掌宮內侍?那可要一百多萬點,這樣等到什么時候,若說兌換個四等、三等道士,那還差不多,許宣竊笑。

  “曉嫣師姐呢,也在乾元閣嗎?”

  “師姐昨日才當值,如今想必在家中修行呢,我們先去拜見王師叔,然后再去叫她一起。”

  這時,身后乾元閣忽然一陣喧囂,許宣扭頭看去,就見梁連正在兩個兵丁的簇擁下從閣中走了出來。

  許宣沖他努努嘴,問道:“師姐,這人來干嘛的?”

  李曉瑾瞥了梁連一眼,說道:“虧心事做多了,來求平安唄。”

  “此話怎講?”

  李曉瑾道:“他是梁王爺獨子,向來跋扈,成天惹事生非,不知害了多少人,今天過來是向李提舉求一件鎮宅法寶的,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你看他這副樣子,肯定是被什么妖魔邪祟纏上了,這才來宮中求法寶。”

  “噢?”許宣奇道:“他也有功勛?”

  李曉瑾點點頭道:“太一宮剛成立不久,府庫中積蓄不多,這次為了太一斬妖令幾位提舉大人便向城中達官貴人家求購天材地寶,他們梁王府財大氣粗,奇珍異寶自然不少,換取了不少功勛。”

  原來功勛還能用天材地寶交換的,許宣道:“師姐,用天材地寶換取功勛又是怎么個價格?”

  李曉瑾翻了個白眼,看傻子一樣打量了一番許宣,說道:“你莫非以為朝廷和太一宮的提舉大人都是傻子?”

  “額……師姐何出此言?”

  李曉瑾道:“太一斬妖令的原意就是在平靖地方妖難的同時,讓大家晉升品階,充實太一宮力量,若是修士也能用這些東西兌換功勛,豈非失了原意?”

  “原來如此,卻是我想多了,也難為諸位提舉大人了,如此費心勞力。”

  許宣又問:“師姐知道他在乾元閣兌換了什么法寶嗎?”

  李曉瑾想了想,說道:“好像是一面鎮宅降妖的八卦鏡。”

  “八卦鏡?”聽他這么一說,許宣忽然想到了小青梁王府盜寶時,在門口遇到的那面八卦,只是后來被白蛇手中一道白光便廢了,想來也不是什么罕見的法寶。

  “只是中品法器罷了。”李曉瑾道:“這些達官顯貴雖然權勢熏天,但都是肉眼凡胎,能識得什么寶貝?”

  想了想,許宣問道:“師姐可曾聽說過時辰八卦爐?”

  李曉瑾聞言眼睛一亮,說道:“你也聽說過這寶貝?”

  許宣“呵呵”一笑,說道:“曾聽師父說起過,怎么,師姐知道?”

  “這東西確實是個寶貝,我師父也曾想找來,送給王師叔當作師門法寶,只可惜,梁王爺卻不肯換。”

  許宣道:“這東西是海外藩國的貢品,他私自截留,已是大罪,哪里肯換給你們,我若是關師伯,便直接向圣上說明,看他如何自處。”

  李曉瑾搖頭道:“沒那么簡單,太一宮雖然地位超然,但即便是宮中供奉也不過從三品,在朝廷中哪里比得上梁王爺,師父如今也只是個掌宮內侍,平時圣上的面都見不到,還說什么面圣說明。”

  許宣想不到竟是如此,仔細想想也是,修士若是得居高位,必然對龍氣影響甚巨,能拿出從三品的官職出來,朝廷已經算是出血了。

  如此說來,太一宮在朝廷中的地位,也只類似于觀察天象,推算節氣,制定歷法的司天監罷了,只是修士頗多神異,這才讓其地位超然許多。

  放開那條白蛇



放開那條白蛇 http://www.nakdec.live/html/book/62566/index.html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11迭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