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丫鬟蕓香

上一章返回目錄返回書架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明末小進士第一百七十九章 丫鬟蕓香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今天一大早,袁方一起床就準備去找陳仁錫,他剛推開房門就看到了陳仁錫,陳仁錫也看到了他,主動地上前與袁方套近乎。

  “年兄,早!”陳仁錫一邊給袁方行禮,一邊看著從袁方房間里端著一盆水出來的暖床丫鬟。

  袁方瞪了陳仁錫一眼,問“看什么呢?”

  陳仁錫作態地搖著頭道“可惜了!可惜了!這可是一匹好馬,太可惜了。”

  袁方面露慍色“此話何意?”

  陳仁錫看到了袁方臉色的變化,他連忙解釋“年兄別誤會,我無他意,只是看到這位丫鬟太適合做一名瘦馬,僅此而已。”

  這個癡迷于權勢的陳仁錫,在他眼里已經沒有了女人,他所看到的都是一件件奇貨可居的商品,可以用來賄賂高官,甚至是皇室的、有著高回報率的商品。

  袁方本來就是要找他來談論這件事情的,現在他提起來,袁方連忙問道“你整天談論瘦馬,你能不能說一說你家里的那匹瘦馬到底有多好?”

  一說到瘦馬,陳仁錫好像是找到知音了,他把袁方拉到廳堂上的椅子上坐下,然后才對袁方道“要說到挑選瘦馬那個是有很多講究的,更確切地說是有一套標準。”

  “一套標準?”

  陳仁錫得意道“對呀!簡單地來說就是七個字。瘦、小、尖、彎、香、軟、正。”

  陳仁錫所說的這七條標準,指的是女人的腳,這個時代是以三寸金蓮為美的,就是在三寸金蓮之中,還要分五式九品十八等。在這個時代,許多的女子從小就開始裹腳,為了以迎合男人的趣味,把腳纏得小小彎彎的,走起路來有點像后世的女人穿很高的高跟鞋的那種感覺。

  而樂妓和瘦馬為了市場需求,經常會采用折斷腳趾使腳骨變形的折骨纏足的殘忍方式,這種方式極大地約束了女性的行動能力,纏了小腳的女子不利于行,搖搖欲倒,形同半殘疾。

  袁方問道“如此說來,你一定是按照你的標準選擇了周奎的女兒?”

  “非也非也。”陳仁錫把頭搖得像個撥浪鼓,“我所看中的這匹瘦馬只是相貌嬌美而已,還有就是乖巧伶俐,愿意聽從我的調習,還有一定最重要,她與我是同鄉,這樣便于我天天給她講學。”

  袁方又問“你不按照你自己的標準來選擇,你認為她能順利的被選入宮中嗎?”

  陳仁錫飄飄然道“這一點我早就想好了,所以在我進入周家做舍人之前,就要周奎把他女兒的足骨打成骨折,然后再進行裹足。”

  袁方知道,崇禎時期的周皇后的確是折骨纏足,原來是被這份小子忽悠成殘疾腳的。后來的小腳女子們穿的一種名為“一瓣蓮”的弓鞋就是由周皇后發明的,她還因此獲得了崇禎的贊賞,折骨纏足的周后因此與眾不同,從不穿靴子。

  袁方道“年兄真是費盡心思呀!”

  陳仁錫嘆息道“只可惜,要想讓周奎的女兒順利入選王妃不是那么容易的,需要一個人鼎力相助才有希望。”

  “誰?”袁方問。

  “就是年兄你呀!我是奉了高左都御史的命令來見年兄的。”陳仁錫邊說邊從袖子中取出一封信給袁方,“你自己看看吧,這個是高左都御史的信,他要你好好地與我合作,如果不是高左都御史,我也不會大老遠地從蘇州跑來溫州。”

  袁方接過信“你來溫州就是專門找我的。溫州碼頭上我的補給遲遲不能裝船也是你布的局?”

  陳仁錫急忙解釋“碼頭上的事情我也聽說了,那絕不是我所為,而且我也沒有如此大的能量,為了把你堵在溫州而布一個這樣的局。再說,我也沒有必要這樣做,我只要提起一兩天來到此地就一定能夠見到你,何苦要做這種出力不討好的事?”

  袁方想想認為陳仁錫的話是說得通的,他不會為了見我一面而故意把碼頭攪亂,看來碼頭上的事另有人再背后搗鬼,但是這個人是出于什么目的呢?袁方不得而知。

  袁方打開了手上的信,信是高攀龍寫的,但是不是寫給袁方的,而是寫給陳仁錫的,這封信對陳仁錫的瘦馬計劃給予十分高的評價,并充分肯定了陳仁錫的做法,信中有提到要陳仁錫來找袁方去接近信王朱由檢。

  袁方看完信,就把信還給了陳仁錫。

  “怎么樣?”陳仁錫問,“我沒有騙你吧?我希望我們能夠有一個愉快的合作。”

  袁方直接拒絕了陳仁錫“信王爺那邊我可是沒什么門路,你別指望我,雖然我在勖勤宮輪值過,這我也幫不了你。”

  陳仁錫道“不急不急,這是一項長久的工程,信王爺現在才十二歲,等他大婚還有好幾年,我們有時間準備,你一定不要辜負令岳的囑托。”

  袁方用非常堅決地給予拒絕“你們還是另求高人,我真的是無能為力。”

  陳仁錫見袁方連高攀龍的面子都不給,只要灰溜溜地離開了。

  就陳仁錫養瘦馬這件事,袁方昨晚已經想了一晚上。他感覺到這件事情是一件非常嚴重的事情。

  為什么東林黨人會打朱由檢的主意?難道他們也認為下一任皇帝就一定是朱由檢的嗎?

  讓袁方感到事情嚴重的是難道朱由檢的上位也東林黨人提前安排的?莫非天啟皇帝的死跟東林黨人有關?

  袁方開始懷疑天啟皇帝是因為不聽東林黨人的話,而被他們害死的,而且他們現在就已經在計劃扶植朱由檢上臺,否則陳仁錫忙著為朱由檢選妃子就很說不通了。

  昨天晚上袁方所想的是整個大漢民族的利益,而不是哪一個皇帝的生死。假如說天啟皇帝不死得那么早,后面的歷史也許就要重寫了,因為朱由檢繼承天啟皇帝的位置后,在治國上基本是昏招頻出,招招置明王朝于死地。

  朱由檢繼承皇位之后,把稅收重點放到了貧苦的百姓身上,為了削減開支而裁剪驛站,從而直接導致了明王朝的財政危機和皇朝動蕩。

  他一面大力鏟除閹黨,這等于是自廢左右手;一面重用東林黨,擾亂朝綱。

  他輕信奸人袁崇煥“五年平遼”計劃,結果是自毀長城。

  總之,朱由檢的十七年的治國之道,都是一個勁地把明朝往死里整,怎么死,怎么來。完全沒有章法。

  如果朱由校不死,朱由檢就不肯能上臺。

  袁方下定了決心,如果朱由校果真是被東林黨人謀害的,他一定要想方設法阻止東林黨的這種卑劣行徑,以避免我大漢民族被韃子血腥鎮壓的悲劇。

  這件事情因為袁方還只是猜測,而且現在離朱由檢上臺還有好幾年的時間,所以他沒有什么具體實施的方案。

  袁方的暖床丫鬟是負責漕運的蘇曄為自己準備的,一開始袁方不覺得這個丫鬟怎樣,現在經陳仁錫這么一說,后來的幾天袁方還真的在這個丫鬟身上體驗到了一種別樣的溫柔,這個丫鬟與高蘭有很大的不同,她富有野性,而且動作很有力度,這是她長期從事體力勞動的結果。

  在離開溫州的當天,袁方把這位丫鬟給收了,并給她取了個好聽的名字,叫蕓香。

  明末小進士



明末小進士 http://www.nakdec.live/html/book/57712/index.html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11迭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