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五章 終是得償所愿

上一章返回目錄返回書架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絕世豪唐第三百三十五章 終是得償所愿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第二天一早,天剛蒙蒙亮時,眾人便被一陣嘈雜聲吵醒,原來是有一大批百姓圍攏而來,他們得到消息,皇上駕臨此處。

  這些百姓中有本地人,也有從長安逃難來的,甚至還有一些洛陽人,他們在洛陽失陷的混亂之際逃了出來,本想到長安尋求庇護,卻不想皇上也已逃離了國都。

  百姓們氣憤難平,也不知是誰帶頭看了句:“請皇上帶我們殺回長安,平息戰亂,還天下一個太平。”

  此話一出,立時讓嘈雜的人群變得統一起來,百姓們都在如此呼喊,要讓皇帝重回國都。

  李隆基卻已無心再回,更何況現在戰事吃緊,潼關一失,安祿山的大軍更是摧枯拉朽,現在貿然抗擊,只會成為叛軍鐵蹄下的亡魂。

  但是百姓越聚越多,仍是齊聲呼喚皇上率眾抗擊叛軍,并且因為李隆基始終不肯表態,所以百姓們越發不耐煩,甚至看是躁亂起來。

  烏宏站在卓亦疏身邊,向他說道:“照這樣下去,皇上恐怕要成為第一個被百姓殺死的帝王。”

  國遭大難,天下百姓人心惶惶,而身為大唐天子的李隆基卻為了保命而逃出長安城,似乎是要致大唐江山于不顧,如此自然是讓百姓群情激憤,更何況李隆基還不愿意率軍抗擊安史叛軍,更讓此地百姓怒不可遏。

  卓亦疏在一旁冷眼旁觀,他在看太子。

  此時的李亨雖然也在盡力安撫百姓,但多是說些不痛不癢的話,所以始終無法安撫住百姓,眼看著百姓們越逼越近,李隆基的臉上早已變了顏色。

  烏宏又道:“公子,云夫人還在皇上身邊,難不成她還要殺害無辜百姓嗎?”

  云瀟湘奉卓亦疏之命保護李隆基的安全,但她的手段向來殘忍無忌,只要能完成卓亦疏的交代,云瀟湘必然不惜向百姓下毒手。

  卓亦疏微微一笑,卻不說話。

  烏宏越發焦急,云瀟湘若是殺幾個江湖人士倒也罷了,畢竟江湖中人都是刀口上舔血的人物,技不如人丟了性命也是常事,但眼下都是些手無寸鐵的老百姓,云瀟湘若是突施殺手,于情于理都說不過去,而且與金宵宗所奉行的道義相駁。

  冉吟懷卻道:“烏先生不必著急,自會有人代皇上出頭。”

  冉吟懷所說的這個人正是陳玄禮。

  當陳玄禮率兵鎮壓住躁動的百姓時,卻讓太子李亨大感意外。

  按照原計劃,陳玄禮應該躲在一旁,而不是率兵出頭。

  而就在這時,高力士忽然喊道:“有刺客。”

  卓亦疏縱目看去,果然見到有人向李隆基出手刺殺,這些刺客偽裝成了普通百姓混在人群之中,跟隨群情激憤的人們一點點靠近皇帝,此地人多眼雜,自然無法發現他們,待李隆基到了他們的刺殺范圍以內,這些人立刻出手。

  卓亦疏一眼看去,立時看清出手的總共有十五人,各個武功高強,以人群為掩護,一起向李隆基出手。

  云瀟湘縱身而出,抬手打出瀟湘毒掌,迎面兩人避無可避,只得硬抗,但卻都被云瀟湘毒殺。

  其余眾人分別從各處襲殺李隆基,云瀟湘雖然厲害,畢竟只有一人,實是分身乏術,若是貿然使出毒術,又會傷及四周的百姓。

  而四周百姓眼見忽然動了手,并且一瞬間便有人丟了性命,立時驚懼不已,紛紛四散逃命,如此一來,場面卻是更加混亂。

  卓亦疏縱身而去,人為至,劍氣已到,立時便有兩名刺客倒地而亡。

  冉吟懷與烏宏一起沖上,卓亦疏將李隆基護在身后,與數名刺客逐一對掌,卓亦疏微微一怔,暗道:這些人的掌力如此強橫,絕非尋常高手。

  刺客眼見攻勢被阻,也知有卓亦疏等人在,今日是斷然無法行刺成功,當下心中一狠,紛紛向周圍的百姓出手,一時間哀嚎遍野,眨眼間便有十余人倒在血泊之中。

  卓亦疏怒喝一聲,抬手出掌震死一人,其余刺客無不駭然失色,紛紛向后急退,卻還在退后的過程中襲殺無辜百姓。

  陳玄禮下令道:“禁軍聽令,保護皇上,擒拿刺客。”

  高力士隨在李隆基身邊,他畢竟是見過大場面的人物,此時雖驚不亂,護著李隆基不離卓亦疏左右,如此方可自保平安。

  刺客人數雖少,但他們卻混在了百姓之中,而百姓在驚慌失措之中更是四散大亂,如此也把禁軍沖散,無法全力應對刺客,幸蜀的隊伍中還有許多皇子皇女以及王公貴族,多是手無縛雞之力的人,面對刺客時更是不知所措,而且慌亂之中無人顧得上他們,如此一來,便有不少人死于混亂之中。

  而就在這時,又聽得有人喝道:“李隆基受死。”

  來者卻是柳三刻,卓亦疏早就想到刺客是文隱閣的人,此時見得柳三刻來此,自然也在意料之中。

  柳三刻更勝尋常高手,此時沖將過來,自是無人可擋,徑直來到李隆基身前,抬手一掌襲向李隆基。

  卓亦疏還了一招‘靈犀奔撞’,柳三刻去勢被阻,李隆基又是撿了條命,只是如此一來,李隆基更加不敢離開卓亦疏身邊半步。

  陳玄禮大喊道:“抓住文隱閣叛逆柳三刻。”

  柳三刻聞言冷笑一聲,正要說話,忽聽得楊原的聲音說道:“李隆基丟了江山,身為天子卻護不住天下百姓,你有何顏面去見李世民。”

  楊原縱劍趕到,直奔李隆基攻去。

  卓亦疏輕笑一聲,發出三道靈犀劍氣,楊原只得揮劍抵擋,由此去勢受阻,卓亦疏取出飲怨劍,抬手迎擊。

  此時卓亦疏獨自面對楊原和柳三刻兩大高手,又要保護李隆基,自然壓力大增。

  幸而這時云瀟湘出手,瀟湘毒掌徑直打出,直奔柳三刻而去,柳三刻素知瀟湘毒妃之名,自然不敢怠慢,立時換了招推風掌,兩人強對一招,各自退開,數步之后方才停住,云瀟湘身子一晃,卻是冷笑道:“老匹夫,看你有幾條命夠跟我拼的。”

  云瀟湘的掌力雖然不如柳三刻,但是她的用毒之術卻極其厲害,柳三刻在慌忙之中未曾提防,此時舉起手掌一看,只見掌心烏黑,自然是中了劇毒。

  柳三刻大驚,喝道:“妖女。”

  云瀟湘大怒,在此縱身攻上,柳三刻吃了一次虧,此時再不敢大意,立時展開推風掌迎了上去,但他卻要分出內力護住心脈,以免被適才的毒掌傷及性命,如此一來,柳三刻的掌力立時減緩,云瀟湘卻無顧忌,而且她自湘中回來以后,取回了許多毒物,實力大增,此時面對柳三刻這樣的高手也有一戰之力。

  而在另一邊,卓亦疏與楊原纏斗,但是楊原并非為了與卓亦疏分出勝負,他的目標始終都是李隆基,只是卓亦疏的劍法巧捷萬端,楊原始終無法得逞,李隆基只見兩柄利劍在自己眼前交錯成影,一顆心當即提到了嗓子眼,甚至已經忘了躲避,若非有高力士在一旁護著,李隆基必然早已送了性命。

  而在這時,寧珂等人紛紛趕來,沖過慌亂的人群直奔李隆基而來。

  眼見于此,楊原立時改變策略,他不在向李隆基進攻,而是一心纏住卓亦疏,讓寧珂等人去襲殺李隆基。

  原來那日文隱閣逃離皇宮之后,因貴妃楊玉環指證白九君與文隱閣串通一氣,致使太子收服文隱閣與合歡莊的計劃功虧一簣,寧珂也只能繼續隱忍,他對楊原說楊觀山死于亂戰之中,并未說兇手乃是白九君。

  皇宮一戰,雖然多有變故,但寧珂的目標也達到了大半,文隱閣中忠于楊原的人多數死于皇宮中,現在文隱閣雖然仍是奉楊原為主,但實際上已經被寧珂掌控,只是楊原手下還有如柳三刻這樣的死忠,而且忠于楊原的大多是武功高強而且身居要職的人物,是以楊原一日不死,寧珂就一日不敢反,正因如此,寧珂才會暗中投靠李亨。

  而此時李亨也在暗暗皺眉,他眼見禁軍在陳玄禮的率領下力抗文隱閣,竟是在拼命保護皇上,這讓李亨不禁暗道:難不成陳玄禮臨陣倒戈,向皇帝效忠了?

  殊不知陳玄禮也是身不由己,昨日夜間他被云瀟湘種下了劇毒,整整一個時辰生不如死,最后云瀟湘威脅他老實一點,要是皇上能平安到達蜀地,云瀟湘就會把解藥給他,若是皇上到不了蜀地,陳玄禮就要給皇帝陪葬。

  如此一來,陳玄禮哪敢不從,這才率領禁軍拼命保護皇上。

  此時陳玄禮已經逐漸將文隱閣的刺客包圍住了,百姓們越發安全。

  就在這時,又見有大批人馬沖入場中,眼見于此,高力士喜道:“是汝陽王的不良人。”

  李琎率領不良人趕到,立時迎擊文隱閣的一眾刺客。

  而陳玄禮已經控制住了局面,文隱閣沒了百姓作為屏障,如此一來就要直接面對禁軍,還有金宵宗一眾高手以及不良人,文隱閣今日注定無功而返。

  寧珂向楊原說道:“閣主,不宜久戰,還是暫且先退吧。”

  楊原雖然心有不甘,但也只能如此,他立時抽身回撤,卓亦疏只想護住李隆基,所以也不追擊,任他離去。

  哪知楊原竟又抬手殺了十余名百姓,并且說道:“李隆基,你身為大唐天子,竟然護不住自己的百姓,當真是愧對天下。”

  一語言畢,楊原揚長而去。

  文隱閣雖然沒有得逞,但卻讓此地血流成河,禁軍死傷自是不用多說,但是死的最多的還是無辜百姓。

  而楊原臨走時的那句話更像是一個***,幸存的百姓無不怒火大盛,正如楊原所言,眼前的天子的確沒有護住子民,實為大過,愧對天地。

  眼見于此,李隆基心如死灰,他說道:“朕的確老了,自戰亂爆發以來,始終都要靠高人相護才能保住性命,如此已經沒有絲毫天子之威,只剩狼狽不堪,如今叛軍勢如破竹,朕卻要入蜀避難,如此有違祖訓,愧對天下。”

  眾人默然不語。

  李隆基又道:“太子,從今日起,平叛之事交由你全權負責,天下百官,各郡兵馬,都歸你調遣。”

  李亨聞言立時跪拜在地,說道:“謹遵父皇之命。”

  高力士暗道:太子終于得償所愿了。

  李隆基雖然沒有明言,但是已經把調動天下的大權盡數交于李亨,而李隆基自己空剩皇權,這意味著什么自然是不言而喻。

絕世豪唐 http://www.nakdec.live/html/book/56850/index.html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11迭5走势图